为什么英国人在地铁看书,中国人在地铁刷手机?因为英国地铁没信号啊! | 奥卡姆剃刀

分类: 无限流量卡资费 发布时间:2018-10-31 04:33

海绵演讲,今日头条创作者系列演讲活动,让思想流动。

奥卡姆剃刀,科学松鼠会成员,在全网拥有900万粉丝,今日头条科普领域优质作者。通讯专业博士出身的他对于通讯运营话题拥有绝对的发言权。

本期海绵演讲,奥卡姆剃刀利用他的专业背景向公众揭开了我们关于通讯运营商的 6 大误解。中国的通讯运营商是垄断企业吗?运营商真的偷流量吗?为什么使流量用超过30G,就降速了?关于这些问题,奥卡姆剃刀都给出了答案。

以下为奥卡姆剃刀现场演讲视频:

以下为奥卡姆剃刀演讲稿:

谈到中国的通信运营商?你的评价会是什么?

资费高、网速低、覆盖差,典型的黑心垄断企业,这似乎已经成了大多数人的共识。

与通信运营商相关的社会现象也被公众广泛讨论,例如欧美国家的地铁乘客看书看报,而我们却全在滑手机。大家一看到就反思:我们离了手机就不能活吗?中国人浮躁不爱学习的风气什么时候才能改变呢?

但是,这些共识并不是真相,今天,我就要为运营商“洗洗地”。

第一个问题,通讯运营商是否偷流量?前阵子网上有个热门的话题:通信运营商偷用户流量。

支持这种说法的例子有很多,而且每个都证据确凿的样子。我详细研究了网络十几起流量被偷的案例,发现无一例外,都源于用户错误的手机设置。大家常用的苹果手机有一个默认的设置,当Wi-Fi断掉后苹果手机会自动连接蜂窝网络。也就是说,当用户在Wi-Fi环境下载电影或者系统升级的时候,如果Wi-Fi信号突然中断,那么在用户不知不觉中,手机就会用流量下载。国产手机在Wi-Fi断了后也会切换到流量下载,但通常会有一个提醒,因此跑流量的误会相对较少。

事实上,通信运营商的计量和计费是两个系统,即使计量人员动了手脚,计费系统多收了钱,也无法给计量人员分赃。那么假如他们联合作案呢?那结果肯定会向成千上万的用户下手,而不是现在几十个人。运营商会只在一只羊身上薅毛吗?薅下的羊毛也不够分啊。有人可能不认同,还拿出了自己去营业网点投诉获得赔偿作为证据。其实那是因为应对投诉和调查的成本很高,不如赔你200话费息事宁人。所以,运营商偷流量?真的是你想太多了。第二个问题,流量限速是欺诈吗?最近,运营商的各种无限流量卡的“达量限速”政策遭到了非议,明明说好了无限流量,但用过30G后就由4G速率降到23G了,很多人认为这是对用户的欺诈。

运营商为什么要搞“达量限速”?这要从美国说起,最早提出无限流量的是一家美国运营商,起初是真的没有限制的。结果有很多用户投诉网速慢。运营商一调查就发现了问题所在。有个别人的下载量高的惊人,他一个人就顶了几百个人。为什么这么高呢?经过调查发现他们是利用无限流量的业务做了流量的二道贩子,这就造成了1%的用户侵占了90%以上网络资源的情况。为了遏制这种恶意的饕餮用户,美国的所有全球性运营商都执行了“达量限速”的策略,这如今已经成为了国际惯例。作为普通人来说,即使天天看视频刷抖音也不会超量,“达量限速”遏制的是二道贩子,这其实是运营商对普通用户利益的保护而设置的妙招。

第三个误区,中国网速不如阿富汗?

经常有统计数据称:中国网速比不过这个比不过那个。有的统计称中国平均网速排130多名,甚至还有说不如阿富汗的。实际上,现在全世界共有500万座4G基站,而中国就占据了300多万座,根据去年底的统计,中国4G基站总量占据了全球的64%,剩下的36%的由包括美国等190多个国家所拥有。因此,中国的4G基站总量远超过美国,人均基站数也超过了美国,中国的电信覆盖率在全球大国中是遥遥领先的第一名。那我们的网速怎么样的?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的最新统计,中国已经全面实现了双20兆下载速度,即我们光纤入户的固网和手机接入4G基站的下载速率都是20兆以上。有人说中国平均网速比阿富汗低,这个说法是怎么来的呢?这是因为中国除了有300多万座4G基站,还有200万座尚未升级的2G和3G基站。中国当年建设这些2G和3G基站时,阿富汗基本上就没有基站,后来在国外援助和自己努力下建了几个4G基站,然后基站的平均速率就上来了。这就好比你我各有两桌菜,我是十荤八素,你只有一个荤菜,然后你以荤菜占比更高为由,称你那桌菜更高级,这就很可笑了。所以说,比较网速之前必须要考量覆盖率,不考虑覆盖率的网速比较其实就是耍流氓。第四个误区,中国通讯运营商是垄断企业吗?听到这里,你一定会感慨,运营商真的都快被你洗白了,但有一点你绝对洗不白,那就是运营商是垄断企业。这说的还真有点道理,运营商这个行业的确是国家垄断的。其实不止运营商,天然气、自来水、电力等涉及到公共安全的领域,负责任的国家都有准入和政府管控制度。例如美国的联邦通信委员会就类似于我们的工业与信息化部,是美国运营商的政府管理部门。经济学管这种垄断叫做“行政垄断”,其目的不是为了谋取暴利,而是为了保证公共安全。即使在行政垄断之下,也要防止一家独大,要引入竞争机制,两家太少,因此全世界主流国家普遍都是3到4个运营商。中国有移动、联通、电信三家全国性运营商,还有几十家虚拟运营商作为补充,这种结构非常符合国际潮流。从整个电信行业来说,是国家严控下的行政垄断,但这三家运营商之间的竞争可是非常惨烈的。

运营商员工的工作压力很大,大年初一都要到街上去摆摊儿,每逢高校开学的日子,校园就是三家运营商PK的现场,早晨你五点钟刷上的海报,六点钟就被友商用他们的海报被贴盖上,结果就是打架。运营商员工自嘲的说,连打群架都不会,还卖什么卡呀。总有人怀疑,说中国的电信业市场没有开放,如果开放了,就没中国企业什么事了,这是一个很滑稽的误解。

首先从电信设备上来讲,中国早就开放了啊,爱立信,西门子,CISCO(思科)的设备到处都有,只是份额并不大,并不是因为国家控制,而是因为华为和中兴的设备质优价廉,在欧美国家我们都把它们打得抬不起头来,他们进到我们主场,那不是找虐吗?中国就好比是一个种粮大户,正在琢磨着减产能呢,你背着一袋小麦去他家卖,这不是笑话吗?至于运营商更是如此,在中国建网络必须要建全国性的,而中国地缘辽阔,政府要求的覆盖率又极高,撒下一百个亿都根本听不见响,没有一家国外运营商有这个投资能力。所以说不是中国没开放,是开放了以后他们不敢来。

第五个问题,我和大家想谈一下近二十年,中国通讯运营商对欧美同行的“超车”史。

为什么中国电信业会如此强大?公众却又有很多误解?这要从中国电信业近二十年的快速发展说起。众所周知,技术标准是行业的“灯塔”和“指南针”,国际电信标准是国家核心竞争力。美国就制定了最多的国际电信标准,他们通过垄断国际电信标准来控制行业,从而牟取暴利。欧洲国家不甘心,可又不是美国的对手,于是它们抱团取暖,以欧盟形式跟美国分庭抗礼。就这样,国际电信标准被欧洲和美国把持着,中国只能搞劳动密集型产业,成了全球最大的手机代工基地,欧美以专利费的名义拿走了大部分利润,中国的巨型企业和海量工人只能挣点小钱。中国想改变“出大力,挣小钱”的局面,下定决心要在3G国际标准上博一把。当时欧洲的电信技术实力处于顶峰,因此产生了欧洲标准统一世界的想法,将美国挤出国际标准制定圈的。美国代表团团长找到中国代表团团长商议,互相支持共同进驻国际标准,第二天中国代表团率先发言,主张要有多个并行的国际标准,美国代表团,马上表态:中国说得对。

于是,在3G技术标准上就有了美欧中三个国际标准。

欧洲标准最成熟,运营的也最成功,美国对此很不甘心,为了抢夺霸主地位,强行推出了一项新技术WiMAX。啥是WiMAX呢?说白了就是Wi-Fi组网,通过Wi-Fi上网打电话。这个新技术一经推出就被很多国家和地区追捧,根据以往经验,美国推出的技术一定会成为全球主流,跟得紧就能沾光,跟不上就得吃亏。除中国大陆之外的亚洲国家和地区纷纷跟风,日本、韩国、马来西亚、菲律宾等都部署了WiMAX。中国台湾也重重地押宝WiMAX,六家台湾运营商抢到了WiMAX牌照。但是,这个技术路线跟中国和欧洲完全不同。欧洲和中国很生气,商量好联手抵抗,欧洲企业不生产WiMA设备,中国不开放全球最大的电信市场,在两强联手的共同抵制下,WiMAX很快宣布破产。这几轮国际电信标准的斗争,中国搞得很有章法,联美抗欧挤进国际标准制定圈,联欧抗美保护了自家技术标准。现在,以华为等中国企业占据了全球近一半的电信设备市场份额,而且中国还有全球最大的电信市场,中国已成为国际电信业的超级大国。最后,我想和大家聊聊乡村、山区的信号覆盖。

众所周知,越是繁荣发达的地区,电信成本就越低,例如在上海建个基站,根本就不需要铁塔,在大厦顶上一放就成了,一个员工骑个电车就能维护十几个,覆盖上万高消费人群。而在农村花几十万建一部铁塔,只覆盖了几十户人家。一个月收话费800块钱,还不够铁塔的电钱。去年底我去贵州考察,在仡佬族乡草王坝村,我发现很近的位置就有两座铁塔,用于服务被山头所隔开的两个村组。岩博村一下车就测速,发现其速率高达30M。村干部给我介绍,当年建基站时,乡里安排村民漫山遍野地找信号盲点,找到后有奖。我跟这位村干部说,你村的网速超过了澳大利亚的堪培拉。

上个月我去了趟西藏,发现4G网速很给力,非常偏僻的西嘎门巴村下载速率39M。当地村民习以为常了,他不知道背后的投资和补贴有多少,不知道美国的偏远地区包括黄石公园都没有信号,因为人家的运营商不做亏本买卖。村村通工程要求,全国95%以上的偏远山区,都必须通信电信号,且资费不得高于城镇地区。每年工信部都会给三大运营商下任务,是年终考核的重要指标,经过十多年的建设,村村通工程已经建设完毕,全世界一多半的基站都在中国大陆。村村通注定是一个赔本买卖,但作为政治任务运营商必须干,想干得干,不想干也得干,干就得干好,干不好就有你好看。我们感觉不好的原因在于缺乏对比,例如我们都认为有信号是正常的,没有信号是不正常,其实这并不是国际上的共识,在大多数国家里,没有信号才是正常的。

以美国为例,州际公路上经常没有信号,甚至著名的黄石公园里都没有信号,这换在中国很难想象。外国地铁中乘客都在看书看报,而中国地铁里乘客都在滑手机,大家纷纷感慨外国人爱学习而中国人太浮躁。其实真相是外国地铁上没信号,想滑手机而不可得。近几年来,华为在欧洲承揽了一些地铁的基站工程,部分欧洲国家的地铁有信号了,然后乘客也都放下了书本滑起了手机。

刚才说到政府要求的覆盖率极高,这源于中国特色的运营商管理制度。政府从2003年开始了村村通工程,工信部每年都会给三个运营商布置偏远山区的基站建设任务,经过十多年的建设,中国的基站总数已经超过500万,这是一个极为惊人的数字,相对而言,美国基站只有20多万,中国的人均基站数已远超美国。中国“基建狂魔”的称号不是盖的,这20年来建设了全球规模最大的电信网络,为全世界最多的人群提供的服务,覆盖率和网速在大国中名列前茅。这不是洗地而且事实真相。联合国认为电信权也是人权,国际电信联盟提倡“普遍服务”,中国电信业是贯彻“普遍服务”最积极最有成效的国家,这是人权的一个大亮点。

其实我们老百姓并不关心这些政绩和理念,关心的是随时随地拿起手机就能用,我们已经做到了这一点。

谢谢大家!

打开今日头条 APP,搜索关注“奥卡姆剃刀”,了解更多通讯科普知识。

海绵演讲是由今日头条主办的,主要面向当代青年人的系列演讲活动,平均每两个月举办一次。

每场活动,我们都会邀请 8 位不同领域的今日头条创作者来演讲,他们可能是来自科学、医学、心理学、摄影、建筑等领域的资深专家,也可能是在旅游、美食、游戏、时尚界炙手可热的网络红人。他们将在现场分享各自的故事与经历,和对自己所处领域独到的智识与见解。